導航包含頁_
又又色球走势图
寂靜的田野
 
兵團廣播電視臺

寂靜的田野

作者:?魏紅花

警車在平坦的道路上奔馳,這條通往哈密的路兩旁全然是一望無際的戈壁。茫茫四野如此安靜,沒有羚羊奔跑沒有野兔出沒,歸鄉的路上永恒的風景只有瀚海荒漠。2020年的春天來得真是好慢啊,望眼欲穿也沒能牽住她的一角衣襟。

十三師疫情防控指揮部駐烏工作組任務告一段落返哈后,我被居家隔離了,完全獨自過著屬于自己的時光,這在我的生命歷程中還是頭一次。到處都是安靜的,夜里更加萬籟俱寂。小區內沒有人走動,雞鳴犬吠聲偶爾從遠處傳來,頓覺庸常煙火生活是如此的可親可貴。

從窗外望去,是城鎮中難覓的一處田野,田野在陽光的普照下顯得寬厚博大,每天臨窗佇立,寂靜的田野成為我行進在時光河流上的渡船,看著她的波瀾不驚,我總能收獲些許寬慰。

自疫情發生以來,沒有任何人可以置身事外。每一個人都用不同的方式參與著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火,小家情誼和大國摯愛緊密相連,個人命運和國家前途息息相關。從沒有哪個時刻,人們像現在這樣熱愛春天,無比熱切地盼望著山河無恙春滿人間。

從立春到春分這段時間是早,大約從2月4日到3月20號左右。早春在《詩經》中又稱為麗月、杏月、花月,彼時合該是萬物解凍、蟄蟲始振、魚陟負冰的美好時節。我們儲備了太多的熱情,翹首以待那幅清風徐來、小橋聽雨、百花爭先的圖景。燦燦陽光下,裸露的田野分明也在期盼著春的來臨,只等待那一縷柔和的春風,只盼望那一場溫潤的春雨,一夜間疾速吹開冰封的山谷和沉睡的土地。

多少個星光無眠的夜晚,我聽到了窗外田野一起一伏的呼吸,她仿佛伸展著腰肢要睡醒了,她不肯再蟄伏了,她一定想把花和草都從夢中搖醒,在月光下共彈春之奏鳴曲。

一日日觀察著陽光游移的腳步,恨不能拿了竹竿把仲春從遠方打落到人間。初春雖說已是姍姍地來了,可她沒有帶來一絲暖意,奔走在抗疫一線的人們依舊頂風冒雪,在寒潮霧靄中迎接每一個晨昏。我的日子從沒有像此時居家隔離這樣閑散過,這種悠閑讓我難以心安理得。每一個長夜,隨著疫情的刷屏,焦慮不安的情緒一次次擊中我。那么多普普通通的同志沖鋒在抗疫隊伍里,我為這近半個月的無端閑暇而惴惴不安。

居家生活簡約簡單,一日一餐或兩餐足夠維持生存的必須。我像貓一樣在房間里輕手輕腳的走動,即使在微信短信里,也不愿意驚擾到任何人。朋友和我同一單元,偶爾會把可口的食物用塑料袋包好,默默放在一樓窗臺上靜靜走開。踱步窗前,一眼就瞅到了她的那份情誼,心頭如沐春光般溫暖。

火箭農場和我連線居家隔離服務的是前進社區的維吾爾族姑娘熱娜古麗,她是暫時從城鎮管理服務中心抽調來的。電話里她柔聲細語地叮囑每天必報兩次體溫,封門后絕不能離家半步,希望理解并支持她的工作。我連說好,并保證絕對一動不動寸步不移,她聽后笑聲悅耳。她微信問我需要些什么,我列出一個清單發給她,她很快回復我說:“姐姐,我中午能去給孩子喂完奶再給你送蔬菜嗎?你中午有菜做飯嗎?”我忙不迭的在微信里回復她:“不急,你忙你的,明天也可。”在微信聊天中,我們熟絡了起來。熱娜古麗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四歲和九個月大的兩個兒子都令她牽心,因為工作需要,她把兩個孩子托付給父母親照顧。有時在社區摸排忙得團團轉,到晚上才想起要給孩子喂口奶吃。她的國語水平不錯,回復信息毫不費力,她說:“非常時期,大家都很辛苦,因為我處在哺乳期,每天晚上能回去看看孩子。每次我都在樓道口把舊衣服換下來,然后取下手套,把手清潔干凈后給孩子喂口奶又匆匆忙忙走了。其他同事已經半個月沒有回家了,一天三餐方便面是家常便飯,眼前的困難我盡量想法克服,真希望疫情早點結束啊。”于無聲處讀著這些有溫度的字眼,總能令人眼眶濕潤。

熱娜古麗的愛人在柳樹泉農場沙棗泉“訪惠聚”已經三年了,他們結婚七年從沒有長相廝守過,原本計劃今年愛人“訪惠聚”工作結束后一家人好好團圓,沒想到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把正常的步調全打亂了。愛人留下繼續堅守連隊“訪惠聚”的疫情訪控工作,他們只能在微信視頻中叮嚀對方多保重,兩個兒子的笑容是他們彼此堅持下去的精神動力。屈指算來,他們又有一個多月未曾謀面了。這些抗疫一線最可愛的人,用愛和暖感動著沉寂的光陰。

大年初一,九州閉戶。全國上下共赴國難,3.2萬名白衣勇士馳援武漢。放眼望去,沒有不設卡的小區、沒有不把守的鄉村,而奮不顧身沖在這些前沿陣地的有公務員、干警、志愿者、社區工作者,他們是扎根在中國泥土里的基層基礎,如同春天的芳草,一時間鋪滿了神州大地。他們的素描通常是這樣的:手持一支體溫槍、腋夾一張統計表,走千家串萬戶周而復始摸排摸底。為減少小區群眾的外出,他們免費充當代購,按居民需求送菜上門。口罩下一雙雙眼睛疲憊得充血,但他們忙碌得實在沒有時間叫苦喊累。熱娜古麗委屈地在微信里向我訴說:她聯系的個別居家隔離戶太不體諒人,前天讓她把三大箱水果搬到六樓,每天不停地要雞腿要花生要蘋果要吃這要吃那,照顧稍有不周就大發脾氣。我憤憤不平且好心疼這位姑娘,我唯一能做得,就是盡量簡化生活,少給她添麻煩也令我的內心安寧些。眼下新疆能將疫情防控做到極致,離不開這些平凡人的無私奉獻,除了感動感恩外,真希望那些宅在家里的人不要把他人的守望相助視為理所當然。

其實,人生能完全宅下來的時光是有限的,特殊年份遇到了特殊事件,于是,我們每個人都需要適應這意外的安靜恬淡。細碎而漫長的日子使我們不得不停下來反觀自己、接納自己,焦慮浮躁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唯有靜下心來,才能感悟出人與人之間更多的情感鏈接。如同我身后的那片田野,靜謐中不驕不躁,安靜安然地等待著春的來臨。或許明天,紅入桃花嫩,春歸柳葉新,春天的大門轟然洞開,你我猝不及防地跌入仲春溫情的懷抱熱淚奔涌。

親愛的朋友,現在,我將和你一起輕輕誦讀當代詩人林雙川的詩......

我想等你換上春裝/再讀豈曰無衣與子同裳/再讀山川異域風同天/再讀云水高/再讀櫻花武漢……

我想等你換上春裝/一起追逐春風放飛夢想/我要看見/你又一次奔跑春天/奔跑浪漫/奔向人間四月天。

?

來源/兵團廣播電視臺
編輯/范學燕
分享到:
評論
條評論
發布
底層頁正文左側推薦包含頁_
查看更多新聞...
底層頁正文右側包含頁_

Copyright 2007 www.npuccm.icu all right reserned

技術支持:兵團廣播電視臺兵團在線網站

地址:烏魯木齊青年路775號

版權所有: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廣播電視臺

新 ICP備12002554號 - 1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AVSP):新備2008002號 兵團廣播電視臺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新B2—2015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