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航包含頁_
又又色球走势图
每分鐘為4名患者配藥,2000人零誤差!這支“藥師英雄”隊伍里有2個兵團小伙
 
兵團廣播電視臺

程志軍(左一)和郭亞可(左二)與其他藥師合影。(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每天上午12點半到2點、下午4點半到6點,是藥師程志軍和郭亞可最忙的時候。

  身處武漢客廳方艙醫院的他們,一個來自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五師醫院,一個來自石河子大學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2月4日隨醫療隊前來支援。

  按照方艙醫院的工作流程,醫生每天上午、下午各查房一次,查完房后,會通過計算機系統下達醫囑。也就在此刻,一批批用藥申請會紛紛送達藥房。程志軍與郭亞可要對照醫囑,迅速分揀出不同區域患者所需要的藥品。

  這意味著,從收方到藥品出庫、分揀,每個患者處方留給他們的處理時間只有十幾秒。

藥師郭亞可。(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僅花四天平地建起一座藥房

  武漢客廳方艙醫院是武漢規模最大的方艙醫院,收治的都是新冠肺炎的輕癥患者。隨著方艙醫院的開放,10名來自四川、上海、北京、陜西、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和江蘇6支隊伍的藥師分成幾個班次,為這些患者提供專業藥學服務。相較于醫生,藥師對藥物的肝腎毒性等副作用、藥物代謝以及藥物間的交叉反應更加了解,可以有效幫助醫生選擇針對性強的藥物,并將藥量調整到最佳劑量。

  24歲的程志軍和34歲的郭亞可,便是其中的一員。

  “剛來這里的時候,指揮部給我們一排房間,說這就是你們的陣地,望著空空如也的房間,我們面面相覷。擺藥架呢?藥物目錄和清單呢?那開箱器和螺絲刀總該有幾把吧?得到的答案是,對不起,時間緊,任務重,能提供的只有這些。”郭亞可說,藥房里擺著從四面八方支援來的藥品,藥師們化身搬運工、設計師、程序員,協助運到方艙醫院的藥品入庫,再根據使用頻次,按照區位擺放、進行物資清點、協調特殊用藥庫存等工作。

  “先安裝冰箱組件,沒有說明書,我們就摸索著來;要繪制藥品分布圖,沒有電腦繪圖,我們就手繪,沒有什么事是完成不了的。” 程志軍說。

  4天后,方艙醫院平地建起一座藥房。

  隨后分工、排班,2月8日,藥師們正式進入藥房開始為患者服務。

  “藥師每兩人一班,從早8點到晚8點,每班12小時。其間為了不上廁所,我們大多是提前4個小時就要禁食禁飲,一般一天就在出發前和回到駐地完成一整套消毒流程后,才能安心吃上一頓飯。”程志軍說,這樣一方面是為了最大限度節省防護服等醫用資源,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忙碌無法按時吃飯。

  每分鐘為4名患者配藥,2000人零誤差

藥師郭亞可。(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畢竟是到了陌生的環境,我們得盡快熟悉藥房,所以前兩天一到藥房,我就默默背誦藥品擺放的位置,每天睡覺前多看幾遍藥品分布圖,想以最快的速度找到藥品。”郭亞可說。

  盡管心里有了準備,剛剛工作沒多久的程志軍還是被眼前空曠展區里有序排列的上千張床位震驚了。

  “我們剛到武漢客廳方艙醫院的時候有800多名患者,沒幾天就住滿了,達到了2000人。”程志軍說,最忙碌的時刻來了。

  作為當班藥師,需要迅速統計出ABC三個區域共計2000名患者所需藥物,快速打印出明細,一邊對照醫囑,一邊開始配藥。每完成部分藥品配置后,兩人交叉互檢,以確保每一份藥品與醫囑相符,保障患者用藥安全。

  “方艙醫院收治的盡管都是輕癥患者,但一些病人本身患有心腦血管疾病、糖尿病等慢性基礎病,這時候再采取之前的用藥方式很有可能產生不良反應。醫生和護士很多都是醫療隊的隊員,大多是呼吸科、重癥科的醫護人員,這時候就需要藥師及時進行方案調整。”郭亞可說。

  “有些常用藥比如氯喹,因為用藥說明全是英文,有些護士看不懂,就來咨詢我們,問這個藥怎么吃?有沒有不良反應?我們就一一解答。”程志軍說,碰到有些無法解決的問題,他會迅速將疑問發到全國支援湖北一線藥師微信群,很快便會得到回復。

  “藥師們建了一個群,把全國各地到武漢支援的近40位藥師聯絡起來,和后方的專家團一起實現即時咨詢、互通有無、資源共享,為患者服務。”程志軍說。

  “記得一次值夜班接到一個護士的電話,說是一個患者腳受傷了,傷口比較深,需要打破傷風針。當時,藥房沒有,我就趕緊向群里求助,很快中南醫院的一個藥師把藥送來了,總共花了不到20分鐘。”程志軍說。

  藥師們曾經算過,每天面對2000名患者,高峰期平均每分鐘需要為4名患者配藥,盡管要求速度,但每一個藥師都不敢掉以輕心。

  “就像藥師楊勇說的,我們每天面對各種病人,無論是指導用藥還是發放藥品,都不能出一絲一毫的差錯。這不像算術題,做錯了還能修改,這是一條條鮮活的生命,每一種藥都直接關系著患者的健康。”郭亞可說。

程志軍(左一)和郭亞可(左二)與其他藥師合影。(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疫情后,一定要和爸爸喝一杯

  “他比我大,我都叫他哥,在藥師里,我們都來自兵團,得互相照顧。”程志軍說,盡管和郭亞可相差10歲,但兩人曾數次持續12小時值班,早已結下了友誼。

  “藥師們最怕上大夜班,連續12個小時不能睡覺,武漢的深夜格外寒冷,坐在電腦前,我們就默契地抖動著雙腿。記得一天晚上,我們倆聊天,我說這幾天感覺好累,志軍立馬說,‘哥,你要是累了,我替你值夜班,我年輕能抗。’”郭亞可說,這句話讓他感動至今。

  不久前,程志軍收到了父親的一封信。信里寫道:“爸爸媽媽和奶奶等著你勝利回來,一起照全家福,一起吃團圓飯。悄悄告訴你,我已經把最好的酒藏起來了,到時候咱爺倆好好喝幾杯。”

  “我爸是個很嚴厲的人,從小到大我們交流很少,也只有逢年過節才一起喝酒,這次看他寫這么多話,心里的感覺自己也說不清楚。”程志軍說,這幾天,他正著手寫回信,打算給父親講講自己這一個月在武漢的經歷,也期待回到新疆后和爸爸喝一杯。

  因疫情需要,新的方艙醫院將對藥師團隊進行抽調。目前,10人的方艙藥師團隊陸續調走6人去往其他一線,程志軍和郭亞可依然堅守著。

  “因為工作都得穿隔離服、戴著口罩和護目鏡,其實很多藥師我都不知道長什么樣,2月12日深夜,同濟大學附屬東方醫院藥學部藥師黃國鑫寫了一封暫別信,信中相約:‘期待我們10人藥師團隊,在勝利時,到武漢大學賞櫻花!’”程志軍說,自己也期待著這一天。

(來源:天山網)

來源/天山網
編輯/吳彬
分享到:
評論
條評論
發布
底層頁正文左側推薦包含頁_
查看更多新聞...
底層頁正文右側包含頁_

Copyright 2007 www.npuccm.icu all right reserned

技術支持:兵團廣播電視臺兵團在線網站

地址:烏魯木齊青年路775號

版權所有: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廣播電視臺

新 ICP備12002554號 - 1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AVSP):新備2008002號 兵團廣播電視臺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新B2—20150024